香港回归二十年 寻根万里行|驯鹿人家-西部网 陕西新

2017-10-16 22:08

  2017年7月14日

澳门记者郑伟鑫

澳门记者张金加

  当地猎民属于游牧民族,以圈养驯鹿和狩猎野兽为生,猎民生活异常艰苦及单调,年轻一代更在成年后不愿回去守山,不但纯正的鄂温克族人逐渐减少,猎民」的传统可能也在在数十年后消失,采访团不仅是报道他们,同时也是在记录他们。

编辑:

@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港澳节目中心联合采访团

生活取暖就靠劈柴

  我不哭

  柳霞的妈妈巴拉杰依编写了一本名为《驯鹿角上的彩带》,当中就讲述了传统鄂温克猎民的故事;而另一本由采访团顾问顾磊的哥哥顾桃《忧伤的驯鹿国》以他早期探访猎民的日记、感受出发,深度介绍了鄂温克猎民。

  牧民热情的招待下,为我们蒸了一笼又一笼的羊肉包子,里面满满的是喜悦和爱心,非常好吃。在这热闹高兴的宴会中,时间又彷?不够用了。

  老翟平时也会携工具上山开路,以便狩猎和在驯鹿走失时进山寻找;山上的生活异常艰苦和单调,深山老林的环境令猎民普遍比较压抑,除了喝酒以外,被激发的艺术家气质也令他们经常会画出美丽的画、作出优美的诗歌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在如此空旷的草原上野餐,躺在地上,抬头一看是一片很有层次感的天空,白得发亮的浮云正顺着草原的风飘浮。在这个环境中,彷?使时间流逝变得很慢。在生活节奏急促的香港很难体会到这样的感受。

  柳霞是土生土长及拥有纯正血统的敖鲁古雅鄂温克族人,敖鲁古雅使鹿鄂温克族除有鄂温克族以外,还包括达斡尔族和鄂伦春族,分布在东北亚俄罗斯、蒙古、内蒙古和黑龙江等地,总数约3万人。

  央广网北京7月17日消息,据《风行港澳》报道,近日,《香港回归二十年寻根万里行》港澳媒体联合采访团再次穿越大兴安岭,从呼伦贝尔前往根河,采访当地一户鄂温克族猎民。

  敖鲁古雅

  我只听到你微弱的声音和夜哭

  车队深入到呼伦贝尔大草原的深处,往萨满的家方向进发。到达目的地时已是?阳高照。

 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港澳中心副主任诸雄潮,望着驯鹿,望着猎民,写下了深情的诗篇

  朗诵 马睿

大兴安岭深处驯鹿人家简陋的环境

  迷茫而无法阅读

  《眼睛》

  终于凝结成永恒的云露

  让我化开眼前的烟雾

  由于山林不及草原的视线开阔,鹿群白天会被放出去在山间寻找鲜嫩的地衣、苔藓等食物,猎民要在晚上将鹿群赶回鹿圈必须鸣锣,依靠声音的穿透力来召唤鹿群。

  四周只有不能言语的树木

  有一片浅黄的叶子正在跳舞

  采访团驱车24公里进入大兴安岭亚热带针叶林区的深处,来到在森林放牧狩猎数十年的老翟大哥及柳霞大姐家。

  其中在中国境内的鄂温克族为中国人口最少的少数民族之一,大约300年前从黑龙江北岸迁徙到内蒙古和黑龙江,并逐渐以大兴安岭作为根据地及放养驯鹿为生。由于在发展过程中不断与其他民族的人通婚,因此拥有纯正血统的人数并不多,数量仅30人左右。

中央电台、港澳媒体记录驯鹿人柳霞的故事

  诸雄潮

澳门记者挑灯写稿

  派遣的驯鹿也只带回一双眼睛

  因为很少有如此多人来拜访,牧民高兴起来,放开嗓子唱起草原的民歌,雄亮透澈的歌声穿透人心,气氛也因此高涨起来。萨满特地为我们演示了一次萨满教的洁净身心,驱邪祈福的仪式。奶奶也高兴起来了,为我束起了五股辫。

  雾气蒸腾我的眼睛被迷住

  快引来圣洁的天水吧

  这次的草原之旅,深刻地体会牧民纯朴自然的文化。偶尔停下脚步,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,感受一下自然的风光,有何不可?有花堪折直需折,莫待无花空折技,待人类把这片大陆都开发了,破坏了,就再也看不到这么漂亮的自然美景了。

  再也看不清来时和远方的路

  敖鲁古雅

  港澳媒体走在大兴安岭深处,感受着原始猎民的生活,用心记录这一刻:

  香港大学生陈紫情的日记-2017年7月10日

  还有人心和世人的面目

  柳霞介绍,即便是在夏天,大兴安岭深山地区晚上的温度亦可能降至零下4度左右,猎民一般日出而作、日入而息。柳霞一家圈养了40多只鹿,他和老翟通常以鹿茸和山下的商户兑换食物,而老翟还会上山狩猎。

驯鹿

  我愿是阿龙山里最后一只小鹿

领队顾磊、杨坤和柳霞

  我们在根河的林中失散

澳门濠江日报报道

  而这声音也将被森林淹没

香港商报全篇幅报道

  和牧民坐在广阔的大草原上,欣赏着美丽的风景,他们高兴的时候张开双手高歌一曲。这就是在蒙古草原上牧民的宴会,既自由开放又亲近自己的宴会。